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.绿帽男影帝善后(高h)
    系统的话给了她一些安慰,她和姜轻无仇无怨,这要让她怎么下手。

    把身体擦干后,李清白离开了浴室,发现自己的内裤内衣都已经没办法穿,只能真空穿上浴袍。

    宋引休在刚才叫了保洁,快速的把床单换掉,此刻正躺在床上表情不算轻松的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李清白刚刚被热气一熏眼皮就开始打架,她想,今天就不自己拍戏住的酒店了,在这里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给自己的经纪人发去消息,让她明天早上来绿箱宾馆带一身换洗的衣物。

    李清白躺到了床上,却见宋引休的电话响了起来,

    宋引休脸色阴沉的按了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,宋哥。”

    宋引休只是嗯了一声,接着听电话那头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姜轻在108宾馆3105房,我们这边已经快结束了,大概三点可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挂断了电话,开始穿衣服,边穿边对李清白说,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,酒店到明天十二点,走或者留在这随你。”

    李清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没过两分钟宋引休就穿戴整齐,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刚刚电话里的声音她也都听到了,是去接姜轻。

    饶是李清白怎么想,她都无法理解宋引休的这一行为,所以最后干脆不想了,她把这行为称为:可怜的变态。

    手机滴的发出声音,是宋引休的消息。

    宋引休:我叫前台给你拿了换洗的内裤,有什么不舒服就和我说。

    李清白:哦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回复什么,索性敷衍了一下,这么看着,宋引休也不是个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流氓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·(有些)傻白甜·清白,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求着宋引休操她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引休打车去了108宾馆,带着严实的口罩,一路上催促司机的声音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司机也是迷惑,这人语气不太好,是忙着去宾馆捉奸吗。

    三点零几分,到达了宾馆门口,宋引休下了车,路过前台时,前台已经见怪不怪,一个月有十天,这个戴口罩的男人都要来,全身裹得严严实实,什么都看不到,再过几个小时,他又会离开,怀里抱着相同的女人。

    到了3105房间门口,他摘下了口罩,把脸压在鸭舌帽里面,敲了房门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秒,门被打开,是刚刚打电话的男人,二线男明星,许遇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说话,宋引休径直走了进去,关上了房门,就看到了他平时已经见怪不怪的一幕。

    姜轻的手里还握着鸡巴,嘴里吞吐着一个,而下面的菊穴和逼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菊穴里被塞了一个狐狸尾巴的肛塞,逼里也正在被暴力抽插着鸡巴,那交合处已经不能看,厚厚的糊上了一层白色的浓精,但是看这副身体的主人,实在不像被强迫的。

    姜轻的眼睛上还戴着眼罩,迷迷糊糊的猜着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嘴里的……嘴里的是老公的鸡巴,穴里的……穴里的是……咿……”

    穴里的鸡巴突然一个狠插,全根没入,恨不得睾丸都要塞进去,顶得姜轻都说不出话,攥着鸡巴的手也用力,那男人忍不住,射了出来,全部都喷在了姜轻的胸上。

    那胸上青青紫紫的瘢痕交错,乳头上甚至挂了铃铛,操起逼来,铃铛会叮叮作响。

    宋引休倚在了门框边,看着姜轻和三个男人玩的忘情,而许遇则是早已穿戴整齐,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操了……穴要坏了…………好爽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姜轻被操的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一会求着人家拔出去,一会求着人家全部操进来,偶尔欲望达到顶峰时,还会自己动一动。

    抱着姜轻腰的男人看到宋引休后,笑着说,“轻轻,你老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大力顶了几下,弄得姜轻娇喘连连。

    可姜轻听到这话,身形一僵,放在那男人肩上的手也突然松开,手足无措的在顿在那里,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老公……老公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刚刚就听到了关门声,还以为这些人又叫了几个男人过来玩,没想到是宋引休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人也是不再克制,都射了出来,去了浴室冲澡,霎时屋里面就只有宋引休姜轻,还有那个还在插穴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嗯,我来了。”宋引休应道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情况已经太多次,但是姜轻还是无所适从,她扭捏的想站起身,离开肉棒,才刚抽出来一半,却又自己坐了回去,给自己操了个透,潮喷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好爽……逼里喷了好多水呜呜呜……要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轻的声音带着哭腔,可是那叫声却又婉转,一时间不知道是爽哭了,还是顶疼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也给身下的男人弄得爽到头皮发麻,不管不顾的又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十下的操弄后,那男人也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轻又达到了高潮,颤抖着身子,嘴边也流出了口水,她赶忙抖着身子从男人身上下来,穴里的精液在鸡巴拔出来后,漏了出来,全部滴在了床单上。

    她把眼罩摘了下来,还有些不适应光亮,微眯着眼,看清了床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宋引休。

    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看着她被别人操到高潮喷水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两人无言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宋引休来接她的时候,基本上的都是她已经被操的晕了过去,或者意识不清,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何,自己如此清醒。

    身下那男人也没多呆,去冲了个澡,和宋引休道了个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房间里只剩姜轻和宋引休。

    宋引休脱下了黑色外套和里面的衬衫,去了浴室放水,然后回来把姜轻抱起。

    他也不嫌她身上的精液,有些已经变成了精斑,散落在胸前,有些则还没干,蹭的两人满身。

    姜轻环抱住宋引休的脖子,脸还是红彤彤的,小声说道,“谢谢,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说了,我帮你去清理。”

    宋引休特意把语气放的柔了些,怕吓到姜轻,她很怕他生气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写男主和女二还是很养胃的,很憋闷的感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