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8.去医院【虐】
    李清白在宋引休揍那男人的间隙扶着墙慢慢爬了起来,她的左腿脚踝处被男人刚刚的拖拽捏的青紫,根本没有力气,右腿堪堪支撑着整个身体,那双胳膊还算完整,没有被凌虐到,勉强扶着墙。

    宋引休此时眼中已经满是血丝,眼角也染上了红色,一拳一拳的狠锤着那男人的鼻子,男人很快就被打的满脸是血,丧失了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李清白离那两人只不过一米多的距离,她却走得异常艰难,好不容易走到了宋引休身边,她带着一些哭腔道,“宋引休,不要打了,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看那人已经奄奄一息,就剩一口气了,如果再这么打下去,可能就死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宋引休因为自己背上案底。

    可宋引休现在好似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,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杀了他。

    眼见那男人已经快闭上了眼睛,李清白几乎是嘶吼着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宋引休!我们报警,你不要打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仿佛消耗了李清白全部的力气,她终究是支撑不住,再次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宋引休突然回过神来,看着自己右手上面沾满了血,一滴一滴的落在了瓷砖上,眼前的男人已经快翻起了白眼,但他只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便松开了攥着那领口的手。

    转过头去,发现李清白摔倒在了地面上,左手捂着自己的胸,右手轻轻碰了碰那青紫的脚踝,脸上的血混着眼泪正向下落着。

    他再次慌神,刚刚被愤怒充斥的内心变成了疼惜。

    手轻抚上那满是血的脸,为她擦去污秽,扶着胳膊让她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双扶着手臂的手也青紫一片,双手艰难的用着力,指尖已经泛白,等站起来后,李清白的头一阵晕眩,勉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宋引休,报警。”

    她又说道,依旧带着哭腔,那嗓音还有些嘶哑,牵动着嘴角的伤口,又是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身前的男人沉默的打了电话,大致交代了过程,报了地址。

    距离这里最近的警察局不过两公里,大概五分钟就可以到。

    宋引休本想等警察到之后再把李清白送去医院,但是他看着眼前那人苍白的脸上渗出了层层的汗,甚至现在整个身体都是倒在他身上,根本没办法自己站立。

    思索再叁后,他还是拨打了许遇的电话。

    许遇住在b市,现在估计还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电话拨通后,那边传来了阵阵风声,时不时还有鸣笛声,估计是在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许遇,现在来我住的酒店五楼,李清白被人袭击了,我现在带她去医院,警察大概五分钟到,你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尽量简要的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后,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宋引休放在电话,抬起头想把李清白抱起来去医院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李清白突然瞪大了双眼,猛地一把推开宋引休。

    被推开的那人还有些懵,撞到了墙上,下一秒就看到一把匕首顺着李清白的手臂划了过去,顿时被划过的地方就溢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刚刚那男人在宋引休打电话的途中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匕首,用尽浑身的力气向两人冲去。

    本来李清白还被疼痛折磨的大脑有些愚钝,直到看那对她来说宛如恶魔的男人再次向他们冲来,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她没有反应的时间,大喊一声后把宋引休推到了一边,她不希望有人因为她而受伤。

    那男人本来也是穷怒之末,在匕首划过李清白的手臂后便嘭的一声到了下去,脸上的血糊了一地,挣扎了两下后,就彻底不动了,不知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李清白的左手手臂不停地流出血,哪怕宋引休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把他的外套在伤口上面紧紧的系了一个结,却还是被那出血量吓到动作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怀里的人更是直接晕了过去,失去了意识,静静的躺在宋引休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已经撑了太长时间,实在是撑不住了,大脑的紧绷,身体的疼痛,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她。

    等李清白再次醒过来时,她发现自己正在剧烈的颠簸着,眼睛还是模模糊糊看不清东西。

    鼻子闻到了消毒水味,应该是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她听到头上传来了喘息声,抬头一看,只见宋引休皱紧眉头,头上的汗渗出一大片,胸膛也是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过了不过十几秒,她就被送到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后,宋引休才发现她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“李清白,头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本来李清白已经不想哭了,毕竟眼睛早就哭干了,里面还有血,疼的要死,可宋引休这句关心让她突然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那语气小心翼翼,由于刚刚的运动而说的不稳,还带着颤音,甚至还有些哭腔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浑身都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好似是在牙齿中挤出来一样,每个字说的都十分艰难,甚至还能在嘴巴开合时看见里面的血污。

    宋引休听了这话后,把脸埋进了病床上,痛苦的皱上了眉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和她一起回去的就好了,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值班的医生进来后开始观察床上躺着那人的伤。

    脚踝处软组织损伤,手指骨折,手臂外伤,右脸红肿,嘴角出血,头部疑似被重创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后,医生叫来了护士,为李清白手臂伤口缝针。

    现在最主要的,还是要把血止住。

    好在那男人冲过来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,所以没有伤到里面的肌肉。

    在准备缝合伤口的东西前,医生给李清白做了局部麻醉,大概五分钟就已经生效,她已经渐渐感觉不到手臂的痛感。

    看着那大概六厘米的伤口,至少要缝八九针。

    宋引休坐在李清白身边,他抓住李清白的另一只手,轻轻的握着,“不要怕,现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了。”语气温柔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李清白点了点头,右边嘴角肿起来,让她根本不想说话,何况现在医生正在她手臂上缝着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