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7.两个穴都被填满了【虐/女二h/双龙】
    彼时江柳蝶的脑子是懵逼的,身体是僵住的,她抬头看了一眼刘风,又看了一眼床上,发现了已经被放置半个小时的姜轻,姜轻的眼罩已经被取下,正在眼神贪婪的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操操骚逼吧,骚逼想要鸡巴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仿佛看不见女人一样求欢着,可见脑子里只有一件事。

    江柳蝶有些震惊的看着姜轻,姜轻则回了她一个笑,就立刻又把视线看向鸡巴。

    那人心神一动,匆匆看了一眼房间号。

    没等她说话,薛漾走了过来,脸贴到了她的耳边,“怎么,又来了一只母狗主动求操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江柳蝶脸一红,她的眼神胡乱飘着,才发现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娱乐圈里叫上名来的大牌。

    床上的女人正是风头正热的姜轻。

    她也意识到自己走错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我走错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江柳蝶磕磕巴巴的道着歉,然后快步绕过了薛漾,跑出了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她跑出去后门就被大力的关上。

    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在问过江隋后才知道,是江隋发错了门牌号……

    她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。

    不行,她要去洗手间冷静一下……

    在小插曲过去后,房里的人也终于不再折磨姜轻,刘风把嘴里叼着的烟轻轻弹了一下,那烟灰就掉在了姜轻白皙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手里也没闲着,把那假鸡巴猛地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拽出来的瞬间姜轻的身体顿时抽搐,终究是坚持不住,慢慢趴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今晚的游戏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男人率先忍不住,脱下裤子就直接上了床,插在了那还未闭合的菊穴里,菊穴由于刚刚的扩张,十分温顺的容纳了外来者,甚至还觉得不够而狠狠夹住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刚刚吃了这么久的鸡巴还这么紧。”

    男人爽的直接开始猛操菊穴,和打桩机一般不给姜轻缓一缓的机会。

    脆弱的肠肉被戳地疼痛无比,可身体却擅自扭起了腰,整根吃进鸡巴。

    全屋的男人都被她这骚样弄得鸡巴肿胀无比,没过一会,姜轻的手中就多了两个鸡巴,嘴里也含住了一个,就连两个乳头也被鸡巴胡乱的戳着。

    全身的敏感点都被疯狂的刺激着,就算刚刚菊穴被虐到身体好似撕裂了一般,这时也已经陷入情欲中。

    姜轻微微喘息着,她的脑子乱糟糟的,视线里可以看到那些鸡巴都急切的向她身上靠。

    上一次这种情景已经是好几个月前了。

    穴里的跳蛋也全部被扯了下去,有人把她抱了起来,然后让她坐到那人身上,鸡巴抵住了逼口,一杆进洞,全部都操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穴都被填满了……

    姜轻有些迷糊的想。

    穴里的鸡巴刚进去也开始大力的干了起来,两根鸡巴很有默契的一个进入另一个就退出去,把夹在中间的姜轻操的身体起伏,舌头也从嘴里伸了出来,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的床头,除了呻吟两声外,犹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,随意被摆弄着。

    薛漾率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,他本来还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,结果发现她从来到宾馆之后

    就和没有意识一样,除了挨操,连话都很少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后,他把身边正在奸着姜轻喉管的男人推到一边,看着那张痴相的脸,抬起手拍了拍,却发现那眼睛根本没有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担心,虽然他喜欢操姜轻,但是不喜欢和一个充气娃娃一样的姜轻,他喜欢看她不得不陷入情欲的模样,既羞涩又骚,而不是现在这幅样子。

    姜轻的身体慢慢转向他,然后有些傻傻的笑了一下,显然是被操懵了。

    薛漾皱了皱眉,他对这样的姜轻突然兴趣全无。

    以前的姜轻从来没有过这种样子,还是说是因为太久没被操,被刚才的玩弄刺激的一时接受不过。

    倒也是薛漾对她上心,竟然发现了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系统本想等收集完这次性爱的精液再解除对姜轻的控制,但是眼看已经被人发现的端倪,不得不把姜轻放了出来,并且警告姜轻,如果再敢忤逆它,它甚至可以把她的意识抹杀。

    当姜轻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后,快感更是成倍的增加,向她侵袭过来。

    骚逼顿时收缩起来,把身下的男人弄得深吸一口气,最后狠插了几下后,射出了精液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唔……好烫。”

    姜轻轻哼一声,然后皱着眉看着薛漾,她还想抱有最后一丝希望,言辞恳切的说道,“薛漾……让我走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薛漾本来已经准备今天不操她了,但在听到她这句话后,嘴角便又扬起了笑,姐姐果然还是姐姐。

    “是你摸着我的鸡巴说让我操你,也是你自愿来宾馆的,姐姐,欲擒故纵用多了可就没有用了。”

    他恶劣的说道,说完就把鸡巴怼在了她的脸上,掰开了她的嘴巴,整根插入了口腔,甚至到达了喉管的位置。

    姜轻被鸡巴捅的一阵恶心,窒息感涌了上来,她的手想要松开另一个人的鸡巴,却因为身体软的不像样子,根本用不了力气。

    口不能言,身体也不能动,一股绝望感笼罩着姜轻,她除了承受着男人们的操干没有其他办法,甚至她的手机都在薛漾手里。

    刘风在听到这句话后,胸腔再次涌上火来,他用力拽住姜轻的头发,把她的头狠按在那鸡巴上。

    姜轻猛地瞪大了双眼,喉管里面紧紧的收缩着,舌头也无处安放的胡乱吮吸,两只手更是胡乱倒腾起来,宛如一条在砧板上挣扎的鱼。

    可这动作给几个男人都爽的不行,不禁是菊穴和骚逼里的鸡巴,就连在她手上撸动的鸡巴都拿着她的手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薛漾也爽的仰起了头,深吸一口气,就示意刘风把手拿开,他把鸡巴抽出了一半,然后再次顶进去,如此反复,终于是把喉管奸熟了,等他射出精液后,拔出鸡巴,姜轻的嘴还合不上。

    精液顺着下巴留了下来,薛漾戏谑的看着,‘好心’的帮她把满是精液的嘴合上,“姐姐,精液不能浪费,赶紧咽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