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9.姜轻你还知道我是谁吗
    宋引休在进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亲眼看到这幅情景时心脏还是钝痛难忍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改不掉……

    只要他不在她的身边,她就会出来找男人,不知廉耻的求着他们操她,她从来不把两人的感情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已经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可宋引休还是没有对姜轻发泄自己的怒火,只是把那沙发上、床上、亦或是桌椅上的衣服一件件扔在那些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及其冷静,眼神却冷得可怕,扫视了一圈那些男人。

    只见几个男人都立刻穿好了衣服,二话没说就打开门走了出去,现在屋里只剩下刘风薛漾还有许遇,几人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要在我的面前继续操我的未婚妻吗。”他有些自嘲的问向三人。

    “宋哥,再怎么样也要尊重姐姐的选择,你看姐姐像要离开鸡巴的样子吗。”

    薛漾在宋引休来的时候就已经穿好了衣服,他倚在墙壁边上,弯了弯嘴角,下巴向姜轻那边抬起。

    姜轻此时逼里和菊穴里分别插着刘风和许遇的鸡巴,两个穴都被撑成了圆形,还一缩一缩的,仿佛觉得不够一样,想要再多插进去一些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累……”姜轻嘤咛一声,她的脸上有被汗浸湿的发丝。

    被连续操干了两天,中间就只匆匆吃了一顿饭,还是夹着鸡巴吃的,根本没有吃几口,她有些体力不支,但穴里的痒意却还是肆意的涌上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现在屋里的几个男人视线都在她的身上,她有些羞赧的想要扯过边上的被子,却被刘风用力打了屁股,一声清脆的响声,让她怯怯的又把手收回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僵持时,许遇率先从菊穴把鸡巴退了出来,那菊穴因为一直被操干,穴口早已松软无比,就算没有异物插入,一时也闭合不了,里面的精液络绎不绝、争先抢后的涌出,全部糊在了交合处,显得那处更加糜烂。

    许遇不过一会便把衣服穿戴整齐,一边戴着手表一边看向宋引休,“宋引休,小清的伤已经好了?”

    他冷不丁的提起了李清白,不知是真的关心还是有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见宋引休没说话,只是死死的盯着姜轻,他又把眼镜戴上,手中拿起外套,走到宋引休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了句让在场的人都猜不透的话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好女孩,不要把她也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除了宋引休以外,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不过心里也倒是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他突然提起李清白,还让宋引休不要把她牵扯进来,证明两人关系匪浅,只不过不知道两人发展到了哪一步。

    饶是屋里的人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,对姜轻包容了一年多的绿帽影帝会对一个十八线小明星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在刘风薛漾与宋引休僵持时,姜轻却慢慢的开始扭动起了身体,菊穴里的鸡巴被拔出去后,被填满身体的感觉消失,穴里的那根也一直不动,实在是欲火难耐。

    只不过没人看到,那双眼睛再次变成了空洞的模样,愣愣的看着前方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本来薛漾和宋引休都没有发现姜轻的小动作,但是刘风却被她磨逼磨的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嵌住姜轻的腰,把她死死的往鸡巴上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操穿了……被操穿了……操进子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‘姜轻’旁若无人的淫叫起来,刘风见那两人已经转头看了过来,索性也不玩那些情趣,直接大开大合的操了起来,把姜轻操的呻吟四起,甚至还喷了一些水出来,显然是被操的极爽。

    在刘风狠插了几百下后,终于把精液直接灌进了子宫里,那龟头卡在子宫口,恋恋不舍的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了堵塞逼口的异物,里面的精液几乎是喷涌而出,甚至有些还落在了刘风身上,刘风皱着眉用手指刮下,放进了姜轻的嘴里。

    那手指一进去就被吮吸舔咬,甚至小舌也在上面舔了又舔,最后还把嘴角留下的精液也咽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到此时,宋引休已经麻木,他终究是赌输了,他认输。

    刘风发泄出来后,就和薛漾一起离开了,离开前薛漾还把拿在手中,姜轻的手机换给了宋引休,眉毛上挑的向他宣战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后,偌大的客房只剩宋引休和姜轻两个人。

    姜轻的身上没有一处干净,胸上、脸上、或是小腹,全部都是精斑,穴里吐出的精液也全部滴在了床单上,空气中弥漫的全部是情欲的味道。

    宋引休脚步沉重的走到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姜轻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就连平时看着温柔如水的眼眸此时也是毫无波澜如一滩死水。

    姜轻的身体因为高潮而身体微颤,她的小穴还未闭合,穴口处还留着一条小缝,细细的流着精液。

    不过这高潮好像并未给‘姜轻’解痒,她不等宋引休开口,便主动坐起身子,张开嘴巴,伸出舌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还要吃鸡巴……给我鸡巴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微张痴迷的看着宋引休的裆部,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去解那休闲裤,宋引休一动不动的看着姜轻接下来的动作,他的双手紧握成拳,压制着自己的怒意。

    只见姜轻快速的解开了休闲裤的松紧带,一把把那裤子扒下,手抚摸着内裤里面鼓起的鸡巴。

    抚摸了一会后,伸出舌头微微舔舐着内裤,直到把那块布料全部打湿后,她慢慢褪下包裹着鸡巴的最后一层屏障,那鸡巴顿时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轻的脸上带着痴痴的笑,嘴巴立刻把宋引休的鸡巴含住,甚至为了讨好他,自己便把整根鸡巴全部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说不爽是假的,姜轻被这么多男人操过,口交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,如果是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的人,连几分钟都撑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身下的人还卖力的吃着鸡巴时,宋引休却把她的头向后拉开,姜轻有些迷茫的抬头看宋引休,“唔……为什么不给我吃鸡巴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后他声音有些颤抖,深呼一口气问身下那人,“姜轻,你还知道我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分手倒计时:0

    后续这些渣男都会受到制裁  女二也会有个好结局(〃>_<;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