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0.缱绻 layuzhai wu.x yz
    在宋引休做完饭后,李清白也刚好从浴室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换了一身睡衣,棉质的白色长裙一直到小腿下,裙摆处有着波浪般的褶皱,再加上李清白一张素净有些红润的脸,让宋引休的喉结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桌上已经摆了一些菜,散发着香味。

    有些是宋引休让助理拿过来的,还有一些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李清白桌在餐桌前,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脖颈处,另一只手握着筷子,她的腰还是有些酸痛,所以微微靠在了椅背上,来减轻腰部承受的压力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疼痛的来源,李清白有些嗔怒的剜了宋引休一眼,筷子用力的夹了一块肉,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好像看不到她眼里的情绪一般,微笑着把那盘肉向她的方向挪了过去,“喜欢吃?下次我们一起去这家餐馆。”

    烦人。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:i52 yzw .c om

    李清白把头低下,逃避了宋引休的目光,她闷闷的小声控诉,“腰这么酸,哪里都不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引休微微挑眉,好似没有听到她这句话一般,把一颗青菜夹到她的碗里。

    这次的性爱时间太久,对于李清白这种新手来说,确实过于消耗体力,估计这种酸痛要在她身上停留个一两天。

    不过宋引休倒是想问问她,当时被自己操的爽不爽,只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他打消。

    估计对面的兔子听到这句话会急的咬人,然后再次给他一个愤怒的眼神。

    调戏她固然有趣,但宋引休的分寸把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后,宋引休也换上了助理给他带来的家居服,洗了些水果后,两人在客厅打开了电视,一番选择后,李清白决定看一看宋引休获奖的那部电影。

    她被宋引休抱在怀里,枕着他的手臂,长发被那人的手卷起又放下,时不时另一只手还会放在她的腰上揉摁,为她缓解酸痛。

    刚刚有些生气的情绪立刻被消磨殆尽,李清白老实的躺在宋引休的怀里,享受着他的服务。

    这样好像也不错,她有些出神的想。

    电视上播放着宋引休得奖的那部电影,《服怨》这部电影据说当年导演就是奔着得奖去的,他也不负众望,最终为宋引休摘取了影帝的头衔。

    李清白看着电视里的宋引休,三年前的他面上还带着些少年气,一口一个姐姐叫起来实在是让人无法抵抗,那声音也没有现在低沉,干净的音色让人实在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宋引休脸上多了些成熟,举手投足之间也比当时更加自信,要问李清白更喜欢哪个,她还是最喜欢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时候两人的生活简直是天差地别,就算把两个人扔到一个商场里面,一个餐厅,也不会有任何接触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女人又在出神的想着什么,他在腰上的手故意用力的按了几下,面前的人痛呼一声,转头皱眉看着他,“刚刚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不看电影,自己又在想什么?”他安慰性的在女人的腰上轻轻摸了几下,眼神自上而下的看着她,“原来你不止会在床上的时候出神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一只白嫩的手就捂住了他的嘴,显然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李清白看着口无遮拦的宋引休,慌张的想要阻止他,可放在他嘴上的手还没按稳,就被舌头轻舔了一下,有些粘腻的感觉立刻让她把手再缩了回去,眼睛里带了些警惕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那种奇怪的话。”怕那人还想对她做什么,末了还加了句:“我的腰现在还很疼。”

    被人猜中了心思的宋引休倒是坦然,他点了点头,把李清白的身子向他这边移了移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面上虽然拒绝的紧,但却没有一点抗拒这举动,甚至还在他怀中找了个最舒适的角度,躺在他的颈窝处。

    睡衣的领子有些低,只要他的眼睛向下看去就可以窥探到裙内的风光,胸前的乳肉上带着点点吻痕,没有了内衣的禁锢,两个乳尖在布料的摩擦下保持着半软的状态,如果此时被刺激

    一下,估计会立刻挺立起来。

    宋引休揉了揉眉心,这种只能看不能操的感觉实在有些折磨,尤其是在体会到这具身体的美妙后,更是有些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怀里的人倒是开始认真的看起了电影,不再理会他,连他的注视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其实李清白不是没有感觉到,她只是怕宋引休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,所以选择性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《服怨》一共120分钟,剧情十分紧凑,在看到后面时,李清白已经被带入里面的情节,她在茶几上摸了一颗青提放进嘴里,眼睛一直注视着电视。

    正当看到整部电影的高潮时,手机的铃声却不适时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打断观影的李清白微微皱眉的拿起手机,看到是小小后,接起了电话,而旁边的宋引休则是默默把电影暂停。

    “李清白,你现在在家吗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鸣笛声和呼啸的风声,大概是在开车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。”李清白嗯了一声,“怎么了,不是让助理年后上班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件事,是你的礼服。”小小的语气有些得意,“我今天去门店取回来了,现在就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啦,还有几分钟就到你家了。”

    嗯……嗯??

    李清白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还有里面传出来的忙音有些迷茫的看着宋引休。

    她赶紧把身子从宋引休的怀里抽出站了起来,虽然不知道在慌什么,但总之就是很慌。

    李清白想收拾一下屋子,却发现无从下手,这家里唯一需要被收拾的东西就是宋引休。

    在她从客厅踱步了几个来回后,突然顿在原地,宋引休看着她有些反常的动作,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站起身时,李清白却又再次回到了他的怀里,若无其事的喂给了他一个青提,嘴里还念叨着:“这个提子很甜,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宋引休有些意外的与李清白对视,在那人的注视下咬开了青提。

    甘甜的汁水在嘴里爆开,席卷了整个口腔。

    李清白说的没错,这青提确实很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女鹅不愿意公开只是因为怕被网暴

    但是在朋友面前不打算隐瞒的

    给宋老师一点甜>_<

    后面还有些肉  然后就要继续剧情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