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98.安慰
    说实话,姜轻对这回应没有半分的意外,只不过身体还是有些摇摇欲坠,肩上的风衣也滑落了一些,露出洁白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柳蝶皱眉重新把风衣给姜轻穿好。

    江柳蝶早就听说过姜轻的前男友是宋引休,而且她上次还因为要阻止江隋自杀误闯了宾馆的其他房间时,看到了姜轻与其他男明星的淫乱现场。

    对着自己的大哥好言相劝,让他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女明星身上,但江朝只是笑笑,让江柳蝶好好看着姜轻,别让她出去和其他男人厮混。

    江柳蝶只当自己的哥哥爱的深沉,连姜轻与无数男明星关系匪浅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这个怨种妹妹劝不动恋爱脑,只能应下,在大四实习期间,成为了姜轻的助理。

    让江柳蝶有些意外的是,姜轻深知她来这里应聘是为了监视她,不让她再出去鬼混,却也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在男明星找她出去坐一坐时,姜轻都不会表示拒绝,但眼神却若有若无的飘到她的身上,而她也是尽职尽责,从做姜轻助理以后,就再也没有让姜轻留宿在其他男星家里,或者宾馆。

    江柳蝶:好哥哥,我对你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自己毕业旅行的时间都浪费在了这个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前面的两人早就离开,姜轻却还是愣怔的看着前方,面上虽然难过,却也没有身份去深究这件事。

    何况,李清白确实和她般配。

    不谈阅历和感情,光是不会出轨这一条,就比她姜轻够资格站在宋引休身边。

    她心里虽然一直告诫着自己,这一切都是系统的错,她没有错,但随着时间的迁移,她的思想好似也被荼毒。

    每次被男人操在身下时,她都会忍不住呻吟和挺腰的动作,让鸡巴插入更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或许系统说的是真的,她就是个婊子,还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。

    李清白被宋引休牵着一路,等坐到车上后,一直一言不发,甚至连到家后也只是把礼服匆匆换下,没看宋引休一眼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在车上就察觉到她的心情不佳,也很清楚是因为哪件事而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没有去强迫李清白现在打起精神与他讨论这件事情,而是在等李清白洗完澡,一切收拾妥当后,才把身上的西服换下,坐到了沙发上,把在对面接水的李清白叫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?”宋引休见李清白走过来的步速极慢,在走到他身边时,伸出手臂把她搂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人小心的放下手中的杯子,然后去扣环抱住她的手,面上好似憋着一股气一般,十分不满,但眼神里却带些委屈和难过,嘴角也撇了下去。

    挣扎的力气实在太大,宋引休没办法把她好好的抱在怀里,只好向后把她的身体一带,让她趴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姜轻吗。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在他与姜轻聊天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李清白的其他手不住地收紧,眼神也胡乱的看着地方,不敢去正视姜轻。

    以宋引休对李清白的了解,他不认为李清白是因为他与前女友聊天而生气,肯定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身上的人听到这句话心神微动,再次与他对视,宋引休明白,他说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放开我。”她挣扎着想要再次起来,双手抵在宋引休的胸膛处起身,那人也没再留她,让她坐在了沙发旁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后,李清白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如果我和你没有那一晚的事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她就不会在看到姜轻时心虚,也不会出现后面被拍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李清白一直都清楚,宋引休和姜轻分手,与她的原因不大,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唾弃那一晚的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那晚没有做,她大可以坦荡的接受宋引休的追求,在被拍时也不会怕媒体的断章取义,而是大方承认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如果没有那一晚,她和宋引休之间,大概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来,宋引休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觉得自己是插足的第三者,甚至这帽子是她自己戴上去的。

    屋里的空气寂静的许久,两人都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在僵持许久后,宋引休终于还是叹了口气,然后伸出抚了抚她已经散下的长发,“李清白,那你说姜轻对我做的那些事情,要被如何定义。”这是他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圈内的人给我起了个外号。”宋引休没有等李清白回答,继续说道,“你这段时间拍的戏,进的每一个剧组,都有和姜轻关系不浅的导演或者男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谅了她无数次,但她从来没有改过,在你出院后,我们就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前我就想过分手,并不是因为和你的那一晚才冒出的这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宋引休的眼睛一直盯着身边的李清白,在叙述这件事时好似只是在说一个故事,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甚至双眼还在温柔的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所以,李清白。”他轻轻吻了李清白的眼角,“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,我和姜轻的感情并不健康,也没办法说谁对谁错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对姜轻没有怨言,是绝对不可能的,但现在提起,只不过是淡淡在心上扫了一下,无关痛痒罢了,毕竟,这件事情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李清白被他搂在怀里哄了许久,把那段时间李清白不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,甚至承认了当时一起采访时暗戳戳问的那些话,都是他故意说的,还有《取国》的男主角,也是他主动去交涉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李清白在心里早就大差不差的猜到过了,但宋引休主动和她说出口后,感觉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继续追问,“除了这些,还有吗。”

    见对面的宋引休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,李清白便知道他在说谎,循循善诱道,“宋引休,为别人做的事一定要告诉对方,这样才能得到相应的反馈和好感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作者的文坚决不搞雌竟哈  后面也不会有这种情节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