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06.决定 yuzhaiwu h.xy z
    在看到姜轻再次惊讶的表情后,李清白把她放在床边的手紧紧握住,“它还在吗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的系统是要她完成什么任务,但刚刚的样子让李清白总觉得,那个系统并不是什么好系统。

    姜轻静默了几秒后摇摇头,“它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最近系统在她身上的时间比以前少了许多,以前就算是她在榨取精液时,都会在脑中冷不丁的蹦出几句话,但现在,她明显察觉到系统存在的时间变短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问问……它是要你为它做什么任务吗。”这话说的李清白有些忐忑,由于自己身份的关系,她很怕姜轻拒绝自己。

    但同时她也很想帮姜轻脱离痛苦,至少,可以让她不用像平行世界那样,在二十几岁的年纪,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轻的眉不自觉的皱起,她想起了那些痛苦的回忆,和第一次被陌生人强奸的无助与恐慌。

    这被子太重了,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思索良久后,她还是打算把这件告诉李清白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不应该把希望押在其他人身上,但从现在看来,好像也别无选择。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:yuzhaiwuvip.com

    “大概两年前,我就被身体里的系统控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说自己是,万人骑系统,让我去给它收集精液。”

    只是短短两句话,就让李清白的脸上出现了和姜轻刚刚一样的讶异表情,甚至还要更甚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这两年姜轻都是如何度过的,尤其是娱乐圈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。

    以前的李清白觉得,姜轻是享受其中的,乐在其中的,所以她才会不间断的出轨,给男友戴绿帽子,这一切,都是她自愿的。

    可当事实摆在李清白面前时,她才发现,事实与她的想象差距太过大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为了追求新鲜感无限出轨的故事,而是一个女人被非人的物种强迫,让她强行出轨给自己心爱的未婚夫戴绿帽的故事。

    姜轻的嘴里平淡的说出那些让人心头一震的话,直到故事的最后,停留在了私立医院里。

    无数次对爱人没有办法选择的背叛,心灵和肉体上的重创,没有尽头的控制,这些事全部压在一个人身上,日积月累,就算没有轻生的念头,估计内里也早就被摧残的破烂不堪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姜轻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,当然,系统也不会允许她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她终于把积压在心底已久的,把她折磨的鲜血淋漓的真相告诉了她人,整个人都放松了些许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终于有人可以听她倾诉她的烦恼,也或许是觉得李清白会有希望解决她的困境。

    在缓了许久后,李清白终于回过神来,她安慰似的摸了摸姜轻的手,没有再说一句话,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房外,宋引休一家坐在长椅上,沉霜已久在宋怀民的怀里抹泪,而宋引休则是站在门边,在李清白打开门的一瞬间,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或许是由于医院的环境与氛围,宋引休的声音很小,他牵着李清白想要一起坐到长椅上,但却被自己牵着那人阻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李清白现在急切的需要一个没人的环境召唤出系统,她顾不得和这些人解释,就匆匆让护士带她去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休息室在第一扇门外,正对着的,就是家属的休息室,李清白打开休息室的门,才发现这里的休息室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会客厅,旁边还有一整墙的酒柜,不知道为何医院会准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尽量忽略外面的情况后,李清白在心中默念着系统,并且告知已经决定好了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系统:想好啦?宿主?是要票子还是要爱情?

    果然人类还是最向往这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李清白:不,我不要这些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李清白向房门处指了指,系统也追随着她的目光看去,只看到了一扇刷上白漆的木门。

    李清白:我的愿望是,让姜轻体内的系统离开她。

    透过木门,系统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,被身边的金发女生扶着喝药的姜轻。

    它记得,姜轻是这本书的女配,男主的前女友,退一万步讲,她也不应该用一个可以满足所有愿望的要求去帮助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系统:宿主,你确定要用自己的愿望,去救别人,而不是让自己过的更好?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李清白没理它那茬,倒是琢磨出了它话里的其他意思。

    李清白:救?你的意思是,你早就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问出这话后,李清白都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也对,它这种非人的仪器,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,这个世界的事情,它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它是非人的机器,所以它不会在乎自己任务之外的事情,也不会在意一个人被系统折磨的想要自我了结的无助感。

    就如她一开始被系统找到时,一样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系统突然被噎的有些接不上话,只能再次向她确认,并且告诫她,愿望一旦成立就无法再更改。

    在李清白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后,系统的通知音响起:“宿主已确认愿望,无法再次更改,愿望完成后,系统将脱离宿主,另外,我司郑重声明……”

    那机械音喋喋不休的说着免责声明,吵得李清白头疼,她以前从来不觉得系统的声音好听,但现在和机械的播报音比起来,简直是如听仙乐了。

    在听着免责声明间,她又想起这个愿望到底要多久才可以达成。

    一天?两天?或者是一个月?

    她很担心姜轻的系统回来后,会再次惩罚她,也怕她再次承受不住,选择轻生。

    李清白看向房门,脑子里却都是姜轻被系统攥住心脏时,疼到身体蜷缩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是系统的惩罚。

    她和姜轻,只不过是系统用来完成任务的工具而已,这群机器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,根本不会在乎任务中的一个主人公的喜乐和痛苦。

    毕竟,这种任务中的主人公,有无数个。